阿波罗尼斯憨

所谓世人,不就是你吗?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孩子
甜的我心都要化了❤️🧡💛💚💙💜🖤

乳酪甜心(全)

这是全文啦!懒蛋儿总算是把自己开的坑跪着填完了/抚额
各位看官多多指教啦!

时针指向八。
店长走进后厨,拍了拍中原中也的肩:“中原,今天可能又要耽误你一些时间加班了。”
中也神色随意地耸耸肩:“无妨。还是那个客人?还是蓝莓大理石乳酪蛋糕?”
“我听说那个客人是黑手党,实在开罪不起。麻烦你了,中原!那我就先走了。”店长抱歉道。

从柜子中取出鱼胶粉,中也娴熟地将鱼胶粉和糖倒入水中搅匀,倒入锅内煮,液体泛起咕嘟咕嘟的小泡。
中也一边隔水融黄油,一边观察着锅内的情况,出现糖化时他利落地关掉火,趁着冷却的工夫将碎饼干倒入黄油混合均匀。接着他把混合物倒入提前涂抹了一层黄油的模具中压实。
另一边锅内液体已经冷却至常温了,他滴了几滴柠檬汁进去,轻松地搅拌均匀后,将两者一同冷藏。
中也做得专注,动作极快。融化,搅拌,加料,筛粉,过滤,加果泥,拌匀。不假思索的动作干脆又利落,眸子里的严谨不懈让他仿若一个正在创作的艺术家。直到他将模具放入烤箱蒸烤后,他才长吁一口气,整个人的状态都松弛下来。
中也一回头,看到后厨门口倚墙而立的那个男人,眸中流露出微微的惊讶。
那个男人身披着一件及膝的黑色长风衣,细腻的质感显示着它价值的不菲。剪裁极好的黑西装内白衬衫领口微微敞开,黑色的领带却打得乱七八糟。露出的手臂和脖颈严实的缠绕着雪白的绷带。
中也轻轻抬眸,眸光却撞进一片鸢色的温柔。
呃,温柔?中也几乎要怀疑自己的直觉,从一个黑手党的眸中感受到温柔,绝对是错觉。他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想把这种奇怪的想法“Biu”的一下抛出脑外。
纵使他转回身,故作镇定使自己注视烤箱,脑海里也不自觉地描摹出那个男人的容貌。柔软微卷的黑发,细腻苍白的肌肤,玫瑰花瓣般的薄唇,高挺英气的鼻梁,还有···那融化了游离与温柔的鸢色眸子。
该死!自己是抽风了不成!一个黑手党的嘴唇像玫瑰花瓣?一个黑手党的眼睛会满是温柔?甜点做多了人也天真了不成?中也对自己有些恼火。
烤箱“叮”地一声暗了下来,中也不敢再多想,上前一步取出烤箱里的小蛋糕。待它冷却,然后将它脱模,冷藏,过一会中也再把蛋糕取出来,将打发好的淡奶油挤出精致好看的形状,装饰上洗净的蓝莓。
完工!
中也转身询问那个男人:“先生您是打包带走吗?”
那个男人摇了摇头,声线低沉却意外的很迷人:“方便在这里吃完再走吗?”
“可以,您请便。”中也端起装好盘的蛋糕,向门外走去。
却被那个男人的手拦下了,“不必劳烦,也许我应该对我在您下班后还提这种无理要求的行为表示歉意。”
中也看到他修长又近乎纤细的手指接过自己手中的盘子,愣了一下。这么礼貌的黑手党还是第一次见。想到这里中也忍不住弯起嘴角,“您真客气,不过不必抱歉,如果您喜欢我做的甜点,那应该是我的荣幸。”

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天色已然全黑下来,还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中也有些发愁,没料到今天会下雨,早上出门的时候伞也忘了拿,店里只剩下自己和这个客人,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您?”那个男人低低的声音拉回了他的注意力。
“我姓中原。”中也示意他看墙上的员工名单,“第三个就是我。”
那个男人点点头表示记住了,“中原···中也?幸会,我是太宰。”

在家门口目送太宰先生离开的时候,中原中也有些晃神。
今天遇到的事情总让他觉得有些惊奇,比如,一个黑手党先生连续好几周来甜品店吃蓝莓大理石乳酪蛋糕,今天还全程观赏了他制作甜品的过程。再比如,和这位黑手党先生交换了姓名还简单的聊了几句。再比如,在得知自己因为没伞回家后,这位黑手党先生坚持全程护送自己到家。
真是太奇怪了。
看着渐行渐远的黑雨伞,回忆起太宰先生提出要送自己回家时那看似温和实则强硬的气场,中也心想,虽然他看上去心情不是很好的样子,也许人还是很善良很好心的呢?
好吧,连自己都觉得自己很蠢很天真。

接下来的日子,太宰先生依旧每日光临,虽然时间并不固定,但多数是晚上他快下班的时候。有的时候还会和他一起散散步或者把他送回家。中也也渐渐习惯了太宰先生的存在,有时工作闲暇之余还会想想怎么给太宰先生的蛋糕换个新花样。
但是有一天太宰先生一直没有出现。
那天晚上,中也一直等到十点半。这一个多月以来从没有迟于十点来的太宰先生,那一天没有来。
第二天,第三天······一个大活人好像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好像没有太宰先生的生活才是原本生活的常态,可是中也心底开始有点不自在了,再怎么装作不在意,也难以忽略掉心头那种缺失一块什么东西的异感。中午休息的时候看到穿着黑风衣的黑发客人会去确认是不是太宰先生,制作蓝莓大理石乳酪蛋糕的时候会想起太宰先生,晚上下班的时候会莫名其妙地拜托店长和自己一起等到十点半。
中也不敢自问是什么原因。
可是,见到他会愉悦,见不到他心里又空落落的,会不自觉的开始等待。除了那个原因,还能有什么呢?
中也不敢再想下去。
简直荒唐。

又是一个淅淅沥沥的夜,中也撑着伞走在回家的路上。地上潮潮的,迎面而来的风陡然带着让人猝不及防的寒意。
已经入秋了啊。中也看着行道树泛黄的叶子,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耳畔传来汽车刹车的声音,中也被两个黑衣男人拦下,“中原先生,请和我们走一趟。”
说不清是紧张还是兴奋,中也猜想这两个神色肃厉的男人大概是黑手党,黑手党找上他?难不成是太宰先生派人来找他?
中也的后背爬上涔涔的冷汗,心头掠过一种难以言喻的滋味。
他什么也没说,几乎是顺从地弯腰坐进了车。
望着窗外飞速闪过的行道树,一路无言。
他想好好梳理一下自己的思路了。
关于太宰先生。
关于他对太宰先生的无比在意。

在很久很久以后,中原中也还能清晰的回想起那一天在那个富丽堂皇得有些阴森的大厅里,那个坐在华丽欧式椅里背对着他的男人。
黑色柔顺的发披落在肩上,似乎每个发梢都浸润着无比的阴毒与微妙的天真,仿若孩童似的的无邪与魔鬼似的不羁。
他笑意盈盈的转过身来,扯开一抹让人骨髓都瑟瑟发冷的笑,那双血色漩涡般的眸子弥漫着让人无法解读的密码,眼角却勾起与整个人风格格格不入的好奇意味。
他的嗓音有如红酒一般的醇厚华丽,尾音却拖着一丝慵懒阴邪。
他的第一句话是:“终于见到你了,太宰家的小甜心~”
纵是中也再不关心黑手党那些糟心事儿也知道,这是黑手党的首领——森鸥外。一个令人永远捉摸不透的人物。
而这个令人永远捉摸不透的人物坐在他专属的华丽椅子中托着腮凝视着他,眉间耸动着笑意,向中也背后黑暗处欢快地招了招手:“快来看看太宰的小宝贝呀,我亲爱的爱丽丝酱~”
中也感觉到有人从背后拽了拽他的裤子,他回头一看,是一个个头只到他腰间的小萝莉。他忍不住开口对森鸥外说:“森先生,不知您请在下前来有何贵干?”语气虽然一如既往的很有礼貌,却是有些不愉了。
“哎呀哎呀,不要着急啊,太宰家的小甜心~”森鸥外看上去一点儿也不生气,一边向他的爱丽丝酱招了招手,示意她到他这里玩,一边状似毫不在意地询问中也:“听说小甜心你很会做甜点哦,我想请你给我的爱丽丝酱做专属的甜点师哦~”
中也挑了挑眉,正想说什么就被森鸥外挥手制止。森鸥外看着不想理会他却对中也很有兴趣的爱丽丝,露出了苦恼的表情,“放心啊小甜心,我开出的待遇向来很优厚哦~不妨好好考虑一下~”
中也忍不住打断他的自言自语:“谢谢您的信任,但我技术一般且无意于此,恐怕您要另寻高明了。”
“哦?”森鸥外垂下眸子,强大而阴冷的气场将空气生生降下三十度,“那么很可惜,我还就是希望您留下了。”
来者不善,中也在心里苦涩的笑了笑。
“您该不会拒绝为我和爱丽丝酱做点甜点吧?”森鸥外指了指一侧的小厨房,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中原中也意识到,这个森先生是早有准备。

太宰治最近心情不太好。
狡猾的国外势力渗透让他忙的没有时间去吃甜点。
很久不见中也,让他心底有些不是滋味。
对中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太宰治摸摸自己光洁的下巴,眯起了狭长的眸子。他是个相当随性的人,下属评价他是个桃花面的活阎王,可是面对中原中也他却开始了奇怪的伪装。
嗯,伪装的像个绅士,低调、优雅、沉默。
嗯?不对,自已原本就是个绅士?
太宰治胡思乱想着,把自己噗嗤一声逗乐了。
“太宰先生!”一个毛躁的声音打断了太宰治的思路。
太宰治不悦的皱了皱眉,目光扫向气喘吁吁的下属,声音很和煦但是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听出来他的心不在焉。
“太宰先生,首领派人把中原先生带来了总部。”
刷的一下笔直站起,太宰治剑眉一挑,顾不上下属的连连告罪,几乎压不住心底涌上的滔天怒意。
森鸥外,你最好别做什么出格的事。

看着做完甜点后多次明示暗示告辞的中原中也,森鸥外无动于衷,见他终于有些坐立不安了,反倒微微的笑了起来。
真是越来越有趣了哦。
好想看小太宰急急赶来那怒气冲冲的样子呢!不知道中原先生看到不那么绅士的小太宰会不会幻灭呢~
礼貌的敲门声将心思各异的两人思路打断,中也有些紧张的咽了咽口水,期待着有人能救他于水火,森鸥外却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慢吞吞的说了句:“等着。”
门外太宰平复了下情绪,将眸子里的在意硬逼着沉淀下去,声音轻快的上扬:“森先生,我听说您请来了我的朋友啊!不知道你们谈得怎么样,如果谈好了我可以顺路将他送回去呢。”
门内传来低沉的笑声,听起来还有些莫名的愉悦。“没呢,太宰最近这么忙,不用代劳了。”
太宰眼角浮上几分阴沉,嗓音却愈加慵懒闲适:“哪里哪里?我哪里比得上您忙,下属的朋友都要您代为照料,”话锋一转,“多日不见,我对中原先生也甚是想念啊。”讽刺是要的,恭维是要的,但当务之急还是把人接走。森鸥外是个危险的人物,他从来不敢小看他,现在只能忍下这口气,摆出自己最轻松正常的姿态,希望森鸥外不要察觉到自己的心急与在意。
“呵呵~是我欠考虑了,那么太宰你先进来吧。”看着缓缓推门而入的太宰,森鸥外笑得更开心了,摸摸坐在他身边安静地吃着草莓挞的爱丽丝,语气浮起一层轻佻,“中也为咱们准备了好吃的夜宵点心哦~来,尝尝草莓挞~”
中也看着久违的太宰,想起他门外清朗轻快的应话,默默低下了头,他早该知道,太宰先生作为一个极擅伪装的港口黑手党,势必是多面的。不知为什么,心里更加不舒服了。
你也配叫他中也?太宰看着低下头去的中也,心知他受了委屈,面上还是一派嬉笑自如,“不了,恐怕耽误您的时间,我先送他回去。”
伸手拽起中也纤细的手腕,太宰礼貌的向森鸥外颔首致意,森鸥外也不拦他们,笑眯眯的看着他们走出大门。
大门合上的时候,太宰心下松了一口气,却见中也慢慢挣脱他的手。

中也垂眸告辞:“太宰先生,谢谢您。不必送了,我自己可以回家。”
太宰不自觉的眯起他的桃花眼,眸中荡漾着让人难以捉摸的深邃。他张开嘴想说些什么,可是好像一切语言都变得毫无章法、无法传达。他飞快地眨了眨眼,看着垂下头而显得有些颓丧的中也,还是选择抿紧了唇。
中也一直在等太宰开口,可是太宰的长久沉默让他有些不安。他尽力扯开一抹最礼貌的微笑,“那么……期待与您下次见面。”也许再也没有机会见面了,太宰先生。
中也用尽全身的力气去掩饰眸中深深的失落,他微微勾起唇角,却感到眼角有点潮湿。他依然是那个看上去毫不在意、云淡风轻的中原中也,尽管他知道有什么东西终究是不一样了。他看着依旧沉默的太宰治,微笑着点点头,然后转过身子。
他该走了。
这样的沉默似乎昭示着一种默认呢。
沉默的开始,也该沉默的告别才行呢。
沉默得好像你从不曾来过。

几乎是在中也迈出第一步的同时,太宰迅速的伸出手抓住了他纤细的胳膊。
强大的拉力让中也在震惊中踉跄了几步。
在他被迫转身的瞬间,眼前出现一张放大数倍的脸。
太宰治的脸。
有一个温暖湿润的东西在自己唇上辗转。
“……躲得开吗?”
是太宰,可是不是他以前伪装性格时使用的声音。
中也的视线有些模糊。
中也不作声,放纵着太宰的温柔侵略。
“躲不开的话……”语调很含糊,可是语气却是满满霸道任性,“就别躲。”
中也很想冷哼一声,可是唇角却抑制不住的微扬了起来。

“中原先生,我想向你介绍一个人。”
他轻薄的唇片含住那柔软的双唇,懒懒的啃食。
“他其实不是个绅士,他有点懒,喜欢赖床。”
“他其实也有点混蛋,喜欢乱来。”
他轻轻的蹭着面前人的脸颊,唇一路游移,在心心念念的白嫩脖颈上滑行。
“他在喜欢的人面前会开始奇怪的伪装,其实他在心里放肆任性了一百万遍。”
他看着心爱之人清澈的眼珠,叹了口气,伸出舌尖舔了舔爱人的眼角。
“他有的时候会有点莫名其妙的忧郁,其实他只是想找个人陪。”
“他跟我说,他很喜欢中原先生。”
“中原先生愿意重新认识一下他吗?”
他伏在爱人耳侧,呼出的温热气息烫红了爱人的耳根。
“做他的爱人吗?”

中也知道自己此刻的脸肯定是红通通的。
如果做不到告别的话,就放手一搏吧。他这样想着。
可是他还是不动声色的:
“中原先生他最近有点烦恼,
“他遇到了一个假绅士,其实可能是个混蛋,
“戴着一副假面具天天骚扰他,撩拨他,刚刚还强吻他,
“中原先生觉得他的脸很好看,也很喜欢,
“可是鉴于他是一个撒谎的大骗子,中原先生决定要惩罚一下他,
“不知道他愿不愿意接受惩罚?”

太宰用光滑的鼻尖亲昵的顶了一下中也的。
“说。”
中也伸出手来拽了拽太宰的耳朵,踮起脚尖凑上去,面带笑意:“跟我回家。”

中也将太宰带回了家,却勒令他不准进厨房打扰自己。
太宰靠在厨房的玻璃门旁,安静地看着中也熟练地打着蛋糊,筛入低筋面粉。他渐渐有些走神,但是觉得这样的等待充满了期待。未来的生活就这样过,那真的是再好不过了。
他想了很多很多,关于他和中也,关于未来。
“发什么呆?”他看到中也转过身来向他招手,他勾起一抹笑,踢踏着拖鞋走过去抱住中也的后腰,自然而然的将下巴搁在自家小矮子的肩上。
看到眼前精致的甜点,太宰的眸中难掩诧异。
蓝色妖姬翻糖蛋糕。
“你确定吗?”太宰的嗓音沙沙的。
“不然呢?”
蓝色妖姬翻糖蛋糕
——你是我最深的爱恋,是我的永恒和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很久很久以后。
“所以你到底当初是为什么会跑来骚扰我的?”
“可能因为你会做很好吃的乳酪蛋糕~”
“……只是因为蛋糕?”
“其实还可能因为你长得帅哦~”
“……”
“谁叫我看到你第一眼就知道你是我的小甜心呢?”

所谓世人,不就是你吗?——太宰治
END

乳酪甜心(三)最终章

中也垂眸告辞:“太宰先生,谢谢您。不必送了,我自己可以回家。”
太宰不自觉的眯起他的桃花眼,眸中荡漾着让人难以捉摸的深邃。他张开嘴想说些什么,可是好像一切语言都变得毫无章法、无法传达。他飞快地眨了眨眼,看着垂下头而显得有些颓丧的中也,还是选择抿紧了唇。
中也一直在等太宰开口,可是太宰的长久沉默让他有些不安。他尽力扯开一抹最礼貌的微笑,“那么……期待与您下次见面。”也许再也没有机会见面了,太宰先生。
中也用尽全身的力气去掩饰眸中深深的失落,他微微勾起唇角,却感到眼角有点潮湿。他依然是那个看上去毫不在意、云淡风轻的中原中也,尽管他知道有什么东西终究是不一样了。他看着依旧沉默的太宰治,微笑着点点头,然后转过身子。
他该走了。
这样的沉默似乎昭示着一种默认呢。
沉默的开始,也该沉默的告别才行呢。
沉默得好像你从不曾来过。

几乎是在中也迈出第一步的同时,太宰迅速的伸出手抓住了他纤细的胳膊。
强大的拉力让中也在震惊中踉跄了几步。
在他被迫转身的瞬间,眼前出现一张放大数倍的脸。
太宰治的脸。
有一个温暖湿润的东西在自己唇上辗转。
“……躲得开吗?”
是太宰,可是不是他以前伪装性格时使用的声音。
中也的视线有些模糊。
中也不作声,放纵着太宰的温柔侵略。
“躲不开的话……”语调很含糊,可是语气却是满满霸道任性,“就别躲。”
中也很想冷哼一声,可是唇角却抑制不住的微扬了起来。

“中原先生,我想向你介绍一个人。”
他轻薄的唇片含住那柔软的双唇,懒懒的啃食。
“他其实不是个绅士,他有点懒,喜欢赖床。”
“他其实也有点混蛋,喜欢乱来。”
他轻轻的蹭着面前人的脸颊,唇一路游移,在心心念念的白嫩脖颈上滑行。
“他在喜欢的人面前会开始奇怪的伪装,其实他在心里放肆任性了一百万遍。”
他看着心爱之人清澈的眼珠,叹了口气,伸出舌尖舔了舔爱人的眼角。
“他有的时候会有点莫名其妙的忧郁,其实他只是想找个人陪。”
“他跟我说,他很喜欢中原先生。”
“中原先生愿意重新认识一下他吗?”
他伏在爱人耳侧,呼出的温热气息烫红了爱人的耳根。
“做他的爱人吗?”

中也知道自己此刻的脸肯定是红通通的。
如果做不到告别的话,就放手一搏吧。他这样想着。
可是他还是不动声色的:
“中原先生他最近有点烦恼,
“他遇到了一个假绅士,其实可能是个混蛋,
“戴着一副假面具天天骚扰他,撩拨他,刚刚还强吻他,
“中原先生觉得他的脸很好看,也很喜欢,
“可是鉴于他是一个撒谎的大骗子,中原先生决定要惩罚一下他,
“不知道他愿不愿意接受惩罚?”

太宰用光滑的鼻尖亲昵的顶了一下中也的。
“说。”
中也伸出手来拽了拽太宰的耳朵,踮起脚尖凑上去,面带笑意:“跟我回家。”

中也将太宰带回了家,却勒令他不准进厨房打扰自己。
太宰靠在厨房的玻璃门旁,安静地看着中也熟练地打着蛋糊,筛入低筋面粉。他渐渐有些走神,但是觉得这样的等待充满了期待。未来的生活就这样过,那真的是再好不过了。
他想了很多很多,关于他和中也,关于未来。
“发什么呆?”他看到中也转过身来向他招手,他勾起一抹笑,踢踏着拖鞋走过去抱住中也的后腰,自然而然的将下巴搁在自家小矮子的肩上。
看到眼前精致的甜点,太宰的眸中难掩诧异。
蓝色妖姬翻糖蛋糕。
“你确定吗?”太宰的嗓音沙沙的。
“不然呢?”
蓝色妖姬翻糖蛋糕
——你是我最深的爱恋,是我的永恒和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很久很久以后。
“所以你到底当初是为什么会跑来骚扰我的?”
“可能因为你会做很好吃的乳酪蛋糕~”
“……只是因为蛋糕?”
“其实还可能因为你长得帅哦~”
“……”
“谁叫我看到你第一眼就知道你是我的小甜心呢?”

所谓世人,不就是你吗?——太宰治
END

乳酪甜心2

懒蛋儿终于更新了/捂脸捂脸
开学那些事儿真是太忙了
谢谢还有亲爱的们催更 你们是我的动力源
开学季一起加油啊哈哈哈哈哈

又是一个淅淅沥沥的夜,中也撑着伞走在回家的路上。地上潮潮的,迎面而来的风陡然带着让人猝不及防的寒意。
已经入秋了啊。中也看着行道树泛黄的叶子,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耳畔传来汽车刹车的声音,中也被两个黑衣男人拦下,“中原先生,请和我们走一趟。”
说不清是紧张还是兴奋,中也猜想这两个神色肃厉的男人大概是黑手党,黑手党找上他?难不成是太宰先生派人来找他?
中也的后背爬上涔涔的冷汗,心头掠过一种难以言喻的滋味。
他什么也没说,几乎是顺从地弯腰坐进了车。
望着窗外飞速闪过的行道树,一路无言。
他想好好梳理一下自己的思路了。
关于太宰先生。
关于他对太宰先生的无比在意。

在很久很久以后,中原中也还能清晰的回想起那一天在那个富丽堂皇得有些阴森的大厅里,那个坐在华丽欧式椅里背对着他的男人。
黑色柔顺的发披落在肩上,似乎每个发梢都浸润着无比的阴毒与微妙的天真,仿若孩童似的的无邪与魔鬼似的不羁。
他笑意盈盈的转过身来,扯开一抹让人骨髓都瑟瑟发冷的笑,那双血色漩涡般的眸子弥漫着让人无法解读的密码,眼角却勾起与整个人风格格格不入的好奇意味。
他的嗓音有如红酒一般的醇厚华丽,尾音却拖着一丝慵懒阴邪。
他的第一句话是:“终于见到你了,太宰家的小甜心~”
纵是中也再不关心黑手党那些糟心事儿也知道,这是黑手党的首领——森鸥外。一个令人永远捉摸不透的人物。
而这个令人永远捉摸不透的人物坐在他专属的华丽椅子中托着腮凝视着他,眉间耸动着笑意,向中也背后黑暗处欢快地招了招手:“快来看看太宰的小宝贝呀,我亲爱的爱丽丝酱~”
中也感觉到有人从背后拽了拽他的裤子,他回头一看,是一个个头只到他腰间的小萝莉。他忍不住开口对森鸥外说:“森先生,不知您请在下前来有何贵干?”语气虽然一如既往的很有礼貌,却是有些不愉了。
“哎呀哎呀,不要着急啊,太宰家的小甜心~”森鸥外看上去一点儿也不生气,一边向他的爱丽丝酱招了招手,示意她到他这里玩,一边状似毫不在意地询问中也:“听说小甜心你很会做甜点哦,我想请你给我的爱丽丝酱做专属的甜点师哦~”
中也挑了挑眉,正想说什么就被森鸥外挥手制止。森鸥外看着不想理会他却对中也很有兴趣的爱丽丝,露出了苦恼的表情,“放心啊小甜心,我开出的待遇向来很优厚哦~不妨好好考虑一下~”
中也忍不住打断他的自言自语:“谢谢您的信任,但我技术一般且无意于此,恐怕您要另寻高明了。”
“哦?”森鸥外垂下眸子,强大而阴冷的气场将空气生生降下三十度,“那么很可惜,我还就是希望您留下了。”
来者不善,中也在心里苦涩的笑了笑。
“您该不会拒绝为我和爱丽丝酱做点甜点吧?”森鸥外指了指一侧的小厨房,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中原中也意识到,这个森先生是早有准备。

太宰治最近心情不太好。
狡猾的国外势力渗透让他忙的没有时间去吃甜点。
很久不见中也,让他心底有些不是滋味。
对中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太宰治摸摸自己光洁的下巴,眯起了狭长的眸子。他是个相当随性的人,下属评价他是个桃花面的活阎王,可是面对中原中也他却开始了奇怪的伪装。
嗯,伪装的像个绅士,低调、优雅、沉默。
嗯?不对,自已原本就是个绅士?
太宰治胡思乱想着,把自己噗嗤一声逗乐了。
“太宰先生!”一个毛躁的声音打断了太宰治的思路。
太宰治不悦的皱了皱眉,目光扫向气喘吁吁的下属,声音很和煦但是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听出来他的心不在焉。
“太宰先生,首领派人把中原先生带来了总部。”
刷的一下笔直站起,太宰治剑眉一挑,顾不上下属的连连告罪,几乎压不住心底涌上的滔天怒意。
森鸥外,你最好别做什么出格的事。

看着做完甜点后多次明示暗示告辞的中原中也,森鸥外无动于衷,见他终于有些坐立不安了,反倒微微的笑了起来。
真是越来越有趣了哦。
好想看小太宰急急赶来那怒气冲冲的样子呢!不知道中原先生看到不那么绅士的小太宰会不会幻灭呢~
礼貌的敲门声将心思各异的两人思路打断,中也有些紧张的咽了咽口水,期待着有人能救他于水火,森鸥外却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慢吞吞的说了句:“等着。”
门外太宰平复了下情绪,将眸子里的在意硬逼着沉淀下去,声音轻快的上扬:“森先生,我听说您请来了我的朋友啊!不知道你们谈得怎么样,如果谈好了我可以顺路将他送回去呢。”
门内传来低沉的笑声,听起来还有些莫名的愉悦。“没呢,太宰最近这么忙,不用代劳了。”
太宰眼角浮上几分阴沉,嗓音却愈加慵懒闲适:“哪里哪里?我哪里比得上您忙,下属的朋友都要您代为照料,”话锋一转,“多日不见,我对中原先生也甚是想念啊。”讽刺是要的,恭维是要的,但当务之急还是把人接走。森鸥外是个危险的人物,他从来不敢小看他,现在只能忍下这口气,摆出自己最轻松正常的姿态,希望森鸥外不要察觉到自己的心急与在意。
“呵呵~是我欠考虑了,那么太宰你先进来吧。”看着缓缓推门而入的太宰,森鸥外笑得更开心了,摸摸坐在他身边安静地吃着草莓挞的爱丽丝,语气浮起一层轻佻,“中也为咱们准备了好吃的夜宵点心哦~来,尝尝草莓挞~”
中也看着久违的太宰,想起他门外清朗轻快的应话,默默低下了头,他早该知道,太宰先生作为一个极擅伪装的港口黑手党,势必是多面的。不知为什么,心里更加不舒服了。
你也配叫他中也?太宰看着低下头去的中也,心知他受了委屈,面上还是一派嬉笑自如,“不了,恐怕耽误您的时间,我先送他回去。”
伸手拽起中也纤细的手腕,太宰礼貌的向森鸥外颔首致意,森鸥外也不拦他们,笑眯眯的看着他们走出大门。
大门合上的时候,太宰心下松了一口气,却见中也慢慢挣脱他的手。

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我可能报错大学了
/摊手
每一个骨头被我画的都像表情包了

独属黑夜的荣耀

浩然:

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我将不娶妻、不封地、不生子。我将不戴宝冠,不争荣宠。我将尽忠职守,生死于斯。我 是黑暗中的利剑,长城上的守卫。我是抵御寒冷的烈焰,破晓时分的光线,唤醒眠者的号角,守护王国的坚盾。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守夜人,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守夜人誓词
《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是根据同名小说改编而成的电视剧,这首op从第一季一直听到第七季,推荐给大家。

乳酪甜心1

写在前面的话:新手上路请多指教!沉迷双黑不能自拔!目前这一章太宰的性格还没能显示出来,之后会解释,虽然还没想好怎么解释Orz......请诸位看官多多指教哦!关于之后的剧情欢迎探讨建议哦!
时针指向八。
店长走进后厨,拍了拍中原中也的肩:“中原,今天可能又要耽误你一些时间加班了。”
中也神色随意地耸耸肩:“无妨。还是那个客人?还是蓝莓大理石乳酪蛋糕?”
“我听说那个客人是黑手党,实在开罪不起。麻烦你了,中原!那我就先走了。”店长抱歉道。

从柜子中取出鱼胶粉,中也娴熟地将鱼胶粉和糖倒入水中搅匀,倒入锅内煮,液体泛起咕嘟咕嘟的小泡。
中也一边隔水融黄油,一边观察着锅内的情况,出现糖化时他利落地关掉火,趁着冷却的工夫将碎饼干倒入黄油混合均匀。接着他把混合物倒入提前涂抹了一层黄油的模具中压实。
另一边锅内液体已经冷却至常温了,他滴了几滴柠檬汁进去,轻松地搅拌均匀后,将两者一同冷藏。
中也做得专注,动作极快。融化,搅拌,加料,筛粉,过滤,加果泥,拌匀。不假思索的动作干脆又利落,眸子里的严谨不懈让他仿若一个正在创作的艺术家。直到他将模具放入烤箱蒸烤后,他才长吁一口气,整个人的状态都松弛下来。
中也一回头,看到后厨门口倚墙而立的那个男人,眸中流露出微微的惊讶。
那个男人身披着一件及膝的黑色长风衣,细腻的质感显示着它价值的不菲。剪裁极好的黑西装内白衬衫领口微微敞开,黑色的领带却打得乱七八糟。露出的手臂和脖颈严实的缠绕着雪白的绷带。
中也轻轻抬眸,眸光却撞进一片鸢色的温柔。
呃,温柔?中也几乎要怀疑自己的直觉,从一个黑手党的眸中感受到温柔,绝对是错觉。他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想把这种奇怪的想法“Biu”的一下抛出脑外。
纵使他转回身,故作镇定使自己注视烤箱,脑海里也不自觉地描摹出那个男人的容貌。柔软微卷的黑发,细腻苍白的肌肤,玫瑰花瓣般的薄唇,高挺英气的鼻梁,还有···那融化了游离与温柔的鸢色眸子。
该死!自己是抽风了不成!一个黑手党的嘴唇像玫瑰花瓣?一个黑手党的眼睛会满是温柔?甜点做多了人也天真了不成?中也对自己有些恼火。
烤箱“叮”地一声暗了下来,中也不敢再多想,上前一步取出烤箱里的小蛋糕。待它冷却,然后将它脱模,冷藏,过一会中也再把蛋糕取出来,将打发好的淡奶油挤出精致好看的形状,装饰上洗净的蓝莓。
完工!中也转身询问那个男人:“先生您是打包带走吗?”
那个男人摇了摇头,声线低沉却意外的很迷人:“方便在这里吃完再走吗?”
“可以,您请便。”中也端起装好盘的蛋糕,向门外走去。
却被那个男人的手拦下了,“不必劳烦,也许我应该对我在您下班后还提这种无理要求的行为表示歉意。”
中也看到他修长又近乎纤细的手指接过自己手中的盘子,愣了一下。这么礼貌的黑手党还是第一次见。想到这里中也忍不住弯起嘴角,“您真客气,不过不必抱歉,如果您喜欢我做的甜点,那应该是我的荣幸。”

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天色已然全黑下来,还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中也有些发愁,没料到今天会下雨,早上出门的时候伞也忘了拿,店里只剩下自己和这个客人,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您?”那个男人低低的声音拉回了他的注意力。
“我姓中原。”中也示意他看墙上的员工名单,“第三个就是我。”
那个男人点点头表示记住了,“中原···中也?幸会,我是太宰。”

在家门口目送太宰先生离开的时候,中原中也有些晃神。
今天遇到的事情总让他觉得有些惊奇,比如,一个黑手党先生连续好几周来甜品店吃蓝莓大理石乳酪蛋糕,今天还全程观赏了他制作甜品的过程。再比如,和这位黑手党先生交换了姓名还简单的聊了几句。再比如,在得知自己因为没伞回家后,这位黑手党先生坚持全程护送自己到家。
真是太奇怪了。
看着渐行渐远的黑雨伞,回忆起太宰先生提出要送自己回家时那看似温和实则强硬的气场,中也心想,虽然他看上去心情不是很好的样子,也许人还是很善良很好心的呢?
好吧,连自己都觉得自己很蠢很天真。

接下来的日子,太宰先生依旧每日光临,虽然时间并不固定,但多数是晚上他快下班的时候。有的时候还会和他一起散散步或者把他送回家。中也也渐渐习惯了太宰先生的存在,有时工作闲暇之余还会想想怎么给太宰先生的蛋糕换个新花样。
但是有一天太宰先生一直没有出现。
那天晚上,中也一直等到十点半。这一个多月以来从没有迟于十点来的太宰先生,那一天没有来。
第二天,第三天······一个大活人好像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好像没有太宰先生的生活才是原本生活的常态,可是中也心底开始有点不自在了,再怎么装作不在意,也难以忽略掉心头那种缺失一块什么东西的异感。中午休息的时候看到穿着黑风衣的黑发客人会去确认是不是太宰先生,制作蓝莓大理石乳酪蛋糕的时候会想起太宰先生,晚上下班的时候会莫名其妙地拜托店长和自己一起等到十点半。
中也不敢自问是什么原因。
可是,见到他会愉悦,见不到他心里又空落落的,会不自觉的开始等待。除了那个原因,还能有什么呢?
中也不敢再想下去。
简直荒唐。